TXT下載

第二十一章 云止步的島嶼

作者:好愛你的花花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死云島,遠離中原,東夷濱海上的一個死寂島嶼,被動蕩之海包圍,在天險的護衛下,死云島成為從古至今的最堅固的監獄。www..org至今沒有任何一個犯人能夠越獄。



    龍三太子號在死云島的背面停下,根據情報,死云島上沒有然后植被,島上被厚厚的監獄圍墻圍繞著。外面看不見里面一點情況,監獄只有正面可以出行。正面的港口里,停放著死云島的戰艦,都是帶著長漿的船支。在港口旁,間隔一兩百米就會有一個瞭望塔,塔上配備巨弩,可輕而易舉的擊破進犯的船支。再往后就是監獄的入口,四重鐵門加護,每一鐵門都有十幾米厚。在之后就是死云島監獄的中心,除了正面防守森嚴意外,其他三面都天然的懸崖峭壁,想逃跑幾乎不可能。



    左黎看著峭壁上的監獄圍墻,這可能是他一生中,翻過最難的墻。左黎頭也不回的向監獄外墻走去,監獄的圍墻幾乎是貼著峭壁建的,左黎墊著腳尖站在峭壁回頭看去,龍三太子號還是停在海面上沒有走。左黎向著船上揮揮手,繼續向著上面爬去。



    龍三太子號上,陸四海看著左黎的身影,搖著頭嘆息著。竹葉青走過來也看向左黎。



    竹葉青:“左黎啊,總是喜歡參與別人的事情,在蘇州也是。”



    陸四海:“是啊,我這兄弟,心太善了,別人有難處的時候,他總會幫一把。”



    死云島監獄外墻上,左黎貼著墻面爬了上來,圍墻很厚足夠一個躺在上面,左黎趴在上面觀察著監獄里的情況,一天沒有活動。



    監獄內的基本情況是這樣的,監獄的構造像是一個碗,監獄圍墻滴水不漏的圍住囚犯們活動的沙地,沙地的被中間的放風區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獄卒住的地方,又部分是囚犯們的。獄卒會沿著監獄圍墻巡邏,監獄內的重要出口,都有獄卒把守,每隔一小時換一次班。



    太陽西落,島上的那朵云彩,似乎一直沒有動過。www..org仿佛被誰貼在上面一樣,夕陽照亮下,云彩被染成紅色,左黎仰天一躺,美美的欣賞著天上的云朵。



    夜幕降臨,一輪明月與云彩做伴,島上火把通明。獄卒依舊巡邏著,只不過變成了每半小時巡邏一次。左黎觀察了一段時間,覺得再無收獲,便閉上眼睛休息了。



    天剛蒙蒙亮的時候,是人精神最恍惚的時候。左黎睜開眼睛,伸伸腰活動活動筋骨,摸著黑跳下監獄外墻。



    到了放風時間,所有的犯人來到沙地活動筋骨曬著太陽。左黎混進人群中,四處尋找著顧亦晨的身影。



    左黎:“哎?他怎么在著?”



    左黎向著人群中看見一大漢。留著寸頭,囚衣的衣袖被撕下,露出強有力的臂膀。此人就是在陰曹地府里逃出來的千手葉華。左黎走近葉華。



    左黎:“葉華。”



    葉華:“我去,左黎!好久不見啊,你也是來救顧亦晨的?”



    左黎:“嗯,顧亦晨他現在在哪?”



    葉華指著一個人群。左黎走上這個人群,人群中吵雜聲音,左黎擠進人群里,看見人群中間坐著顧亦晨。旁邊還有一儒生,此人長的眉目清秀,文質彬彬,但眉宇間有一股帝王之氣。身材單薄,好像一陣風就能給刮走到樣子。



    左黎:“顧亦晨。”



    顧亦晨順著聲音看去,看見人群中的左黎,顧亦晨走向左黎



    顧亦晨:“左黎?!你怎么在這?”



    左黎:“我來這,當然是來帶你走的。”



    顧亦晨:“哈哈,是三妹讓你來的吧。三妹呢?”



    左黎:“我沒讓她來,我一個人行動穩妥一點。”



    顧亦晨:“也好,萬一陷在這里,也不好連累三妹。”



    左黎:“你已經連累我了,走吧,外面沒有你不行,跟我走。”



    顧亦晨:“我給你介紹一個人。”



    顧亦晨將左黎拉到那個儒生面前,儒生拱手施禮。



    顧亦晨:“這是顧憶南,顧家的四王爺。憶南,這是左黎大名鼎鼎的盜圣。是來救我們出去的。”



    顧憶南:“皇兄,我應該說的很清楚了,我不會獨自離開的,我要帶著他們一起走,一起越獄。”



    顧憶南邊說邊用手概括所有囚犯。左黎無奈的看著顧憶南。



    左黎:“大哥。你這不叫越獄,你這叫暴動。”



    顧憶南:“不用解釋了,如果他們出不去我也不出去。”



    顧憶南倔強的走回囚犯里,左黎到時是無所謂拉著顧亦晨就要走。顧亦晨甩開左黎的手站住。



    顧亦晨:“左黎,四弟不走,我也不能走。”



    左黎:“你倆這就是逼著我帶走所有人?”



    顧亦晨:“我們已經有了對策,有你加入必然如虎添翼。”



    左黎擰不過這哥倆只好暫時留下來。



    左黎:“你們有什么對策了?”



    顧憶南:“我們原本的計劃就是盜取大門鑰匙,然后在港口搶幾艘戰艦,強行突圍。”



    顧亦晨:“但左黎有了你的加入,計劃會更加順利。首先我們要聲東擊西之策,用囚服撕成布條綁在一起成為長繩子,由左黎將其綁在監獄后面的高墻,偽裝出從后面越獄的假象,當獄卒向后面移動時,正門兵力就會削弱,之后我們從正面突圍,左黎你潛入監獄長的房間盜取大門鑰匙,最后我們進入港口,奪取監獄戰艦,出逃。”



    左黎:“嗯,精彩的計劃,那你怎么保證所有人都能安全離開。”



    顧憶南:“過程中必然會有人犧牲,但我們只要齊心協力,必然可以戰勝困難。”



    周圍的囚犯們歡呼雀躍,好像所有人都被顧憶南的話感動了。



    左黎無奈的告別顧亦晨,走向葉華。此時的葉華正和一群囚犯混在一起。左黎將葉華從人群中拉出來。



    左黎:“葉華,顧君佑讓你來的?”



    葉華:“不,是道無常喊我一起來的。”



    左黎:“道無常也在?”



    葉華:“對,我們隨著死云島的船上了島,道無常易容成了死云島獄卒的樣子潛伏在島上。上島之后無常就沒有和我們聯系,他說會在關鍵時刻助我們一臂之力。”



    此時,一群統一軍裝的人,來到城墻上,站定背手俯視眼前的這群“螻蟻”。左黎看著正中央的軍官,身著墨綠色軍裝,軍官帽死死的扣在頭上,一直壓到眉毛出,凌厲的眼神俯視著眼前的一切。左黎從他身上感受到了,在天池底的寒冷。



    左黎:“葉華,他是誰?”



    葉華:“鐘義絕。死云島的監獄長,用他的話說,他就是死云島的一切。”



    左黎:“鐘義絕。”



    左黎喃喃自語,心中暗記這個名字,這差點讓他死在死云島的瘋子。



    監獄城墻上,一眾軍官陪同鐘義絕巡視囚犯,從城墻上的房子里走出一隊人,為首的人,披著猩紅色的大衣,上面紋著張著嘴大白鯊。健碩的身體上,充斥著各式各樣的傷痕。右臉上有著一條斜十字傷疤。看面貌不像是中原人——希爾頓丶雷斯。一旁留著長發的男子穿著粉色和服打扮成藝妓模樣,一張令女人都嫉妒的臉上畫著一個櫻桃小嘴——德川秀吉。另一旁皮膚黝黑的女孩,穿著十分暴露,用綁帶圍成的背心,直至小腹處。外面套著一個紋著鯊魚的背心。雙手上的拳套還沾有血跡——瑪麗丶玲玲。后面的幾個人也是穿著的各有特色。不過去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身上有紋著鯊魚的圖案。這些人都來自一個共同的組織,海上第一賞金獵人團隊——鯊無赦。



    鐘義絕:“隔著好遠就聞到你們身上的血腥味了,鯊無赦的屠夫們。”



    希爾頓丶雷斯:“我在剛踏入動蕩之海,就感受到你們死云島的冰冷了。”



    鯊無赦的船叫做安妮女王復仇號,是鐘義絕唯一認定除死云島的軍艦可以合法的停靠在死云島港口的船。兩人之間有著一些黑暗交易。死云島上的獄卒配備火槍,都是鯊無赦提供的,而作為匯報,鯊無赦可以定期來島上挑選船員。



    鐘義絕:“這次要幾個人?”



    希爾頓丶雷斯:“一個就行。”



    鐘義絕:“一個?往常不都要很多的么?”



    希爾頓丶雷斯:“啊,物以稀為貴。我找到了去往海底城市的地圖。需要一個優秀的掌舵者。”



    鐘義絕:“那我這里可沒有。”



    希爾頓丶雷斯:“嗯,的確不過,一個月后就會有人來了。你還不知道吧,你的囚犯里有人組織了越獄行動。”



    鐘義絕面色凝重,過了一會,露出來慎人的笑容。



    鐘義絕:“既然如此我們將計就計看他們能鬧到什么地步。希爾頓你也一起參與吧。”



    希爾頓丶雷斯:“啊,我會幫你解決海上的麻煩的,抓了的人歸我。”



    鐘義絕側身看向下面的囚犯們,左黎也剛好看向鐘義絕。兩人視線對在一起。一股想置對方于死地想法,油然而生。



    海上,龍三太子號向著動蕩之海前行著,甲板上,顧君佑望著無邊的大海,擦拭自己的配劍驚鴻,只從北漠一行后,驚鴻就成了顧君佑的佩劍。陸四海走向顧君佑,遞過一壺水。



    陸四海:“離約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



    顧君佑:“嗯,左黎那個家伙,再見面一定要給他點教訓,既然扔下我獨自行動。”



    陸四海:“嘴上這么說,心里很開心吧,他不顧個人安危,替你考慮。”



    顧君佑沒有說話,臉上卻洋溢著開心的模樣。與此同時海的另一邊,死云島上,正上演著生死拼殺。



    。



    。



    。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江湖論之飛禽走獸》,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必赢客计划软件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