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兩百四十九章 被忽略的問題

作者:方想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師雪漫呆呆看著抓住槍身的手掌,是艾輝。

    那一刻她的腦袋一片空白,為什么?為什么是他?

    抓住槍桿的手掌一抖,一股強大的力量從槍身傳遞而來,她握不住槍身,整個人被拋飛。為什么救自己?

    不!

    她心中呼喊,眼淚就這么奪眶而出。

    紅色的血絲,是抽芽瘋長的藤蔓,正在迅速吞噬艾輝。

    她只看到一張側臉,消瘦鋒芒畢露的臉,此刻卻異常的平靜,他甚至沒有多看她一眼,鮮紅的血絲就淹沒了他。

    砰,她摔倒在地上,她爬起來,就要沖過去。

    熟悉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讓她的身體陡然僵住。

    “不小心又救了你一命,報酬什么的記得掛在賬上。”

    剛才瘋狂可怖的紅色血絲不見半點蹤影,就好像剛才那一幕是幻覺。那張熟悉的臉,映入她的朦朧模糊的淚眼。

    “咦,你怎么哭了?不會是想賴賬吧?”

    艾輝語氣驚詫,他第一次看到鐵妞淚眼婆娑的模樣,渾然沒有半點平時的氣勢,就像鄰家被欺負的小姑娘。

    艾輝有些不好意思,擺了擺手:“算了算了,這次就不收錢了。”

    師雪漫哭得更厲害,眼淚嘩啦嘩啦。

    艾輝有些撓頭,鐵妞今天看來是被嚇到了,外強中干啊,這樣可不行啊,做不到身心俱鐵,那可不是合格的鐵妞。

    就在艾輝有些頭痛的時候,師雪漫的哭聲漸息,讓艾輝長松一口氣。

    止住哭聲的師雪漫,面無表情走到艾輝面前,劈手奪回云染天:“剛才血絲呢?”

    女人果然翻臉就像翻書。艾輝心里嘀咕,嘴上道:“被我的繃帶吸收了。”

    師雪漫恍然大悟,艾輝的繃帶大家都知道,那是他師娘給他的禮物,以前的血煉門派遺留下來的法寶。

    難怪這家伙來救自己

    她惡狠狠瞪了艾輝一眼。

    艾輝摸著鼻子一臉無辜,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招惹了鐵妞。但是他識趣地沒有開口去問。直覺告訴他,這個時候最好不要招惹鐵妞。

    艾輝扯著喉嚨喊:“樓蘭樓蘭!”

    “樓蘭來了。”樓蘭從巖石中鉆出來。

    “這兩條裂縫能不能堵住?”艾輝問。

    “交給樓蘭吧。”樓蘭歡快道,接著便跑過去干活。

    還是樓蘭好,讓人心情愉悅,艾輝心中感慨。

    師雪漫冷不丁問:“你怎么認識那個血修?”

    “最早是在面館門口,后來我出城去打探消息,被她抓住了,差點變成血修,還好繃帶救了我一命。”艾輝露出回憶之色。

    師雪漫看了一眼艾輝。她忽然覺得艾輝有些神秘,想了想問:“關于血修,你還知道什么?”

    “知道不多。”艾輝搖頭:“他們背后應該有個組織,這場血災很有可能是場陰謀。當然,這些都是我的猜測。”

    他不想多說,囚徒老人的事情暴露出去,只會給他帶來危險。

    到現在救援遲遲未來,引起艾輝很多猜測。最直接的結論就是,神之血占據全面的上風。囚徒老人所在的組織是專門對付神之血。結果處境糟糕,可見神之血的鋒芒之盛。艾輝把自己放在神之血的位置,一定不會放過對五行天的滲透。

    或許這可以解釋神之血為什么會對五行天的弱點了如指掌,也可以解釋為什么救援遲遲未到,因為救援都在神之血的眼皮之下。

    這些都是艾輝的推測,有著太多無法言明的地方。

    師雪漫沒有問艾輝為什么會知道這些。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她很聰明,轉眼間她便想到許多,臉色有些發白:“所以沒有救援對么?”

    師雪漫看著艾輝,臉色異常蒼白:“所以城主府那么堅持以城為布,寧愿犧牲韓師。就是因為他們已經知道不會有救援。”

    艾輝心神劇震,他沒有想到這一點。他只以為這是師娘自己的堅持,但是現在被師雪漫的話提醒,是啊,如果不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時候,他們怎么會犧牲一位刺繡大師?

    如果說之前關于援軍,他只是在心中猜測,那么他現在知道,他的猜測被印證了。

    “起碼是短期內救援抵達不了。”艾輝定了定神,他看著師雪漫問:“高層會派出救援嗎?”

    “一定會。”師雪漫斬釘截鐵,對于高層她比艾輝更加熟悉和了解:“一定會很多,還會派出大師。”

    “可是現在一個都沒有出現。”艾輝道:“援軍和大師到哪里去了?”

    師雪漫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他們一定遇到突發情況,遭到血修的攻擊。”

    “血修為什么會知道他們的路線?”艾輝接著問。

    師雪漫臉白如紙,張了張嘴沒發出任何聲音,片刻后,方帶著一絲顫音:“我們有他們的人。”

    艾輝長長吐出一口氣,吐出胸中的煩悶郁結。

    師雪漫受到的沖擊更加強烈,她知道為什么艾輝有很多東西沒說,她也明白為什么城主府要隱瞞這些,但是所有的希望仿佛一下子熄滅。

    過了許久,她低聲問:“這是一場有預謀的叛亂是嗎?”

    “是顛覆。”艾輝恢復冷靜:“他們不是為了爭奪權力,而是要徹底埋葬五行天。”

    “他們為什么要這么做?”師雪漫反問。

    艾輝一呆,下意識重復:“他們為什么要這樣做?”

    艾輝忽然意識到,自己一直忽略了這個問題。

    “權力、地位、聲望、財富?有什么他們不可以得到?為什么他們要毀滅五行天?”師雪漫反問。

    是啊,以神之血的實力,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東西。無論是明面上成為一派,還是暗地里操控五行天,神之血都有能力做到。復興修真時代的旗號,可是能夠召喚一大批的擁戴者。就連五行天同樣不排斥回到修真時代,修真時代的光芒在大家心中還未消散。

    為什么要用如此激烈的手段埋葬五行天?為什么要殺死這么多人?

    艾輝覺得以神之血的隱忍和深謀遠慮,絕對不會想不到這一點,而他們還堅持這么做,那一定是有原因。

    “除非他仇恨五行天,或者有什么東西,他需要毀滅五行天才能得到。”師雪漫忽然抬起頭。

    “有這樣的東西嗎?”艾輝問。

    “不知道。”師雪漫搖頭。

    這一刻師雪漫絕美的臉龐散發著智慧的光芒,艾輝看得有些失神。過了一秒才反應過來,長得這么漂亮,這么鐵,還這么漂亮,肯定是因為胸不大!

    艾輝的目光下意識瞄了一眼師雪漫厚厚鎧甲保護的胸脯。

    師雪漫敏銳察覺到艾輝的目光,等等,這家伙看的地方

    她的身體一僵,一些模糊的畫面猝不及防在她眼前閃現,她的臉刷地通紅,就連脖子都浮現紅暈。

    鐵妞的反應好奇怪她居然會害羞好奇怪呃,還是平時面無表情看得更順眼一點。

    艾輝輕咳一聲,裝作無事人一樣,話題一轉:“也不知道后來那個元修是誰,竟然把那個女人嚇得馬上就跑。”

    紅衣少女深不可測的實力,在艾輝心中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心理陰影。可是紅衣少女看到那個男子,竟然落荒而逃,頓時拔高了那位男子在艾輝心中的形象。

    “哦,他是郁鳴秋,草殺部副部首。”師雪漫此時恢復如常:“你明秀師姐的哥哥的師弟。”

    “十三部副部首!”艾輝恍然大悟:“難怪這么厲害!”

    十三部在艾輝心中,都是只有高手才能進去的地方。能夠在里面擔任副部首,那是多么厲害的人物。

    “郁鳴秋這個人”師雪漫想了一下,才有些遲疑道:“不是太靠譜。”

    艾輝愣了一下:“什么叫不是太靠譜?”

    “你到時就知道了。”師雪漫道。

    樓蘭此時已經把裂縫堵上,兩條裂縫后的通道,都被樓蘭嚴嚴實實填起來。

    艾輝檢查了一下洞穴里面的元力,確定裂縫堵住對洞穴的元力沒有影響,這才和師雪漫回城主府匯報。

    一進城主府,艾輝和師雪漫就看到郁鳴秋坐在上首,正在和城主相談甚歡。

    身為草殺部副部首,他的地位無比尊崇,城主和院長在他面前,也是下屬。

    城主看到兩人,不由笑道:“他們回來了。”

    郁鳴秋看到師雪漫,朝她點點頭:“師小姐安然無恙,我就放心了。”

    “見過郁副首!”師雪漫向郁鳴秋行禮,雖然兩人以前認識,但是郁鳴秋的級別在那,她必須表示尊敬。

    “這位是?”郁鳴秋看向艾輝。

    城主笑道:“他是明秀小姐的師弟艾輝。”

    作為松間城少有的背景深厚,明秀一直是城主府重點關注對象。

    “明秀的師弟?”郁鳴秋眼前一亮,十分熱情站起來,上前拍了拍艾輝的肩膀:“那可是一家人。我才剛到城主府,還來得及看望明秀。明秀的師弟,就是我的師弟!以后有什么問題,盡管來找你秋哥!怎么樣?要不要來草殺?秋哥罩你!”

    突然間,天上掉下一根粗大腿,艾輝有點懵:“我修煉的是金元力。”

    “金元力?”郁鳴秋想了一下,好像天鋒和兵人自己都得罪過,他打著哈哈掩飾自己的尷尬,接著語重心長道:“好好活下來。”

    果然好像看起來不是太靠譜的樣子。

    艾輝心里默默地想。(。)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必赢客计划软件靠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