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下載

第1713章 劈岔了?(兩更,結束,求月票。)

作者:滄瀾止戈   收藏此書  加入書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趣閣]

    https://om/最快更新!無廣告!

    —————

    直到第二天要參加第三關考核的時候,嬌嬌也沒能直到秦魚說的那個人是誰。

    不是秦魚不愿意說,而是她要說的時候,發現懷里的死胖子已經抓著她的腰在她懷里縮成一大坨糯米團子,呼呼大睡了。

    誒,這就是天界楚域的小太子。

    沒睡了。

    秦魚能怎么辦呢,當然是抱著他一起睡咯。

    而第二天,一大早,秦魚剛洗漱完就被門外的贏若若三人喊了,剛下樓梯到餐廳,就見對面樓梯也下來一個人。

    無闕的人一般同進同出,贏若若三人是特地來喊秦魚的,這一屆吧,參加天藏之選的人很多,結伴的人多得是,單個的極少。

    若是單人行走于百里王國疆域而無損傷,這樣的人就是有兩把刷子的。

    但秦魚他們見到的這個人帶著的不是兩把刷子,而是一個斗笠跟一把劍。

    斗笠很普通,不是法寶,但此地魚龍混雜,高手如云,有點腦子的人都不會輕易去試探別人,哪怕這個別人看起來很像一個普通人。

    普通人戴著斗笠從跟前走過,提劍,步伐不緊不慢,身姿修長纖細,如青竹。

    但也不是十分起眼。

    然而明明各方面看起來都十分普通的樣子,合起來,從你跟前走過,就無端給你一種“水墨起清香,山野有劍者”的氣質。

    對方走了,秦魚四人頓足在那兒。

    贏若若三人只覺得這個人有點特異,卻也沒想太多,大概是不如秦魚敏感。

    秦魚看了對方背影一眼,目光轉了轉,也沒說什么。

    ——————

    入微之后,第三關是什么,秦魚現在已經知道三眼沙海,天墟九宮,碧落黃泉是三個主概率選擇。

    十有**是天墟九宮。

    如果不是也沒什么,反正她也不虧。

    眾人剛吃完早餐,就聽到外面有鐘鼎鳴響。

    方位在東。

    眾人吃完起身,前往小鎮東門,在東門口見到了天藏境門人。

    那位尊者在。

    說真的,經過昨天聽這位尊者說“入微考核一點都不難,你們在里面也不用打架,待個一晚上就好了”這種狗屁瞎話,今天眾修士就再也無法直視對方了。

    這糟老頭子壞滴很。

    而這糟老頭子今天依舊端著神似昨天的慈祥嘴臉來了一句:“這第三關考核呢,乃為登堂,等下昨日過入微考核五千人會被自行引入考核之境。”

    然后呢?

    然后就沒了,他啥也沒說。

    眾人疑惑,有人詢問,尊者笑看他一眼,“自行領會。”

    去你娘的自行領會!

    眾人憋悶了,秦魚倒覺得這比對方明明白白給出指示要好得多——昨天的指示可不是一般坑人。

    既然天藏境門人態度如此,也沒什么可說的,五千個入選者都準備好了,而在場非入選人員,不管是被淘汰的,還是來送別的,亦或者是觀望看熱鬧的,都在想著等下會把這五千人送到哪里去。

    秦魚無暇想,因為有人來送別了。

    “青丘姑娘,第三關了,加油,保重。”

    秦魚看著小鳥兄溫和真誠的擔憂臉龐,微微一嘆:“小鳥兄這話聽著既是送別,又像是送喪啊。”

    小鳥兄頓時尷尬,“額,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就是...就是希望你們好好的..”

    秦魚挑眉,似笑非笑,“我們?還有誰啊?難道不是小鳥兄專程來送我的嗎?”

    小鳥兄再次臉紅了,支支吾吾起來,后面的老者嘆氣,誒,這小姑娘看著端正風雅,骨子里真的是蔫壞蔫壞的。

    不過秦魚也就隨口調侃一句,并沒有把不遠處的方有容拉扯過來。

    雖然不遠處的方有容等人很快聽到了某人笑盈盈對那位小鳥兄說了一句。

    “小鳥兄不必慌張,你這般好看,任誰都愿承受你的好意。”

    小鳥兄一愣,無闕的弟子們則是嘆氣。

    青丘師姐她...咋就這么喜歡這種中看不中用的小白臉啊。

    眾人無奈中,忽聞天空悶雷滾滾。

    嗯?什么情況?

    眾人下意識抬頭看去,便看到天空說來就來的烏云層陡劈下一道道雷霆。

    “來了,傳送雷霆,青丘姑娘...還有方道友,保重。”

    小鳥兄果是十分擔憂的,這種擔憂不太正常,秦魚琢磨著這人估計是知道了一些隱秘,知道百里纖裳這些人參與其中,為此擔憂這次考核的難度跟兇險程度無限遞增,所以才一再表達憂慮。

    “我們會保重的,多謝小鳥兄。”

    “那就好,那...屆時再見。”小鳥兄這話剛說完,一道雷霆從天上狠狠劈下。

    照亮秦魚的臉龐。

    “麻痹,真是變態,話說壁壁,這天藏境真的不是黃金屋出品嗎?劈雷什么的套路真是一樣一樣...我靠!”

    嬌嬌正跟黃金壁吐槽,卻跟嬌嬌一起瞪大眼,震驚得無以復加。

    因為雷霆下來了,劈的不是秦魚。

    一人一貓眼睜睜看著雷霆劈中了對面的人。

    秦魚:“???”

    嬌嬌:“我特哈崩的?!!”

    遭雷劈了,可這雷劈了一個岔。

    劈歪了。

    秦魚莫名心虛——話說,不是自己的鍋吧?

    ——一般不是,你不走這種路線。

    嬌嬌:“你的路線一般是本來要劈人家的雷結果劈邊上嗑瓜子的你身上,可現在反了。”

    秦魚:“...”

    你們特么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法反駁。

    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原本站在小鳥兄身后的老者反應過來,大駭,厲喝一聲:“公子!”

    他探手要去抓人,那枯槁大手插入了雷霆之中,抓住了小鳥兄的臂膀,想要強行拉出他,但因他不是五千考核者,為雷霆排斥,那雷霆誅殺之意凜然,恐怖的力量強橫涌出,直接纏住了老者的手掌乃至臂彎攀繞他全身。

    這樣的氣息,這樣的力量,制霸全場,仿佛頃刻間都可以讓合體期高手飛灰湮滅。

    但,在老者大駭之時,全場的人也察覺到這邊的變故,還沒知道是咋個回事,就見到那膽大包天的老頭把手伸進傳送雷霆之中,正以為這老頭找死,就見到這老頭身上涌出恐怖的力量,竟強行抗衡雷霆誅殺的威力,依舊試圖將雷霆里面的人拽出。

    此時,眾人也才知道這老者可怕。

    此時,眾人也并不知道這老者的可怕意味著什么。

    反正秦魚神經突突的,縱然她把自己的哪一堆破事兒算計得門兒清,卻也沒想到會遭遇這樣的意外——清新脫俗的小鳥兄竟然被傳送了?

    可問題是...他沒參加過啊!

    媽呦,這幺蛾子出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快穿:我只想種田》,微信關注“優讀文學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快捷鍵 ←) 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
必赢客计划软件靠谱吗